除了輕還要輕!Schlachtwerk 羽量級Kawasaki W650

10_04_2017_Schlachtwerk_Kawasaki_W650_scrambler_tracker_Germany_Pipeburn_custom_bike_01

通常我們對於改裝的印象大多在於速度與操控性上的變化,掛上渦輪,甚至機械增壓,絞盡腦汁精心計算著各種數據,只要結論給我速度與激情,點擊率通常也跟著激情。

不過,也還有一種很傳統的方式可以讓你達到對速度的要求,你不需要龐大的科學團隊為你精心計算,也不需要在引擎上面大改特改,那就是“ 輕 ”,除了輕還要更輕!記得珍珠港片段裡B52要從航母上起飛,就必須拆除多餘的物件,不過,在那個年代可能還來不及換上更輕的物件,生在我們這個時代,已開發出各種輕量化物件來取代。

10_04_2017_Schlachtwerk_Kawasaki_W650_scrambler_tracker_Germany_Pipeburn_custom_bike_02

來自 Schlachtwerk 的 Tommy Thöring,打造了一輛以 Kawasaki W650 為底,做大量輕量化改造並將她命名為 W740 “No Fat”,在我看來他真的瘦得很厲害,Tommy 說這是他第一次對 W650 做以輕量化的為主的改造,而這部車也是他日常的通行車,他曾說他要打造一台比輕還要更輕的車,讓他可以輕鬆的穿越在擁擠的德國法蘭克福都市內。

10_04_2017_Schlachtwerk_Kawasaki_W650_scrambler_tracker_Germany_Pipeburn_custom_bike_03

在他賣掉他的 Ducati Hypermoto S 之後,在2011年的夏天買入這部車,這部車對他來說再適合不過,包含體型、外觀、原廠配件、整體感覺等等,完完全全就是一輛適合他的車,但他說,“我還是想打造一台更輕的車”。

10_04_2017_Schlachtwerk_Kawasaki_W650_scrambler_tracker_Germany_Pipeburn_custom_bike_04.jpg

他的 W740 計劃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完成,他從拆下輪圈開始著手,包含排氣管、土除等等,先將他們移除再慢慢的想該如何進行改造,經過和這些零件長時間的相處,他換上了新的座椅,和手工打造的排氣管,接著換上 Kawasaki W200 的油箱,而這些就是他所換下的大零件,比起其他文章,你一定覺得,什麼!!

10_04_2017_Schlachtwerk_Kawasaki_W650_scrambler_tracker_Germany_Pipeburn_custom_bike_05

接下來特別的來了,在前面的部分,把手換上 CNC 打造輕量化 LSL 握把,Magura HC1 前總成、Suzuki DRZ400 煞車拉桿,還有可愛又迷你的 Motogadge 數位儀表。

前避震部分使用原廠避震改上 Wilber 彈簧,後避震為了搭配前避震也採用 Wilber 定製避震,前輪為2.5 x 8 搭配110/80/18 倍耐力 KT60 輪胎,頭燈 Tommy 稱之為日本風頭燈。

10_04_2017_Schlachtwerk_Kawasaki_W650_scrambler_tracker_Germany_Pipeburn_custom_bike_06

在後面的部分,他將 18mm 的煞車燈嵌入在乾淨的車架中,座椅為 Schlachtwerk 自己打造,並且座位下的鐵板不再是鐵板,而是用碳纖維板取代之,而電瓶就藏在這其中,搖臂則為 Kawasaki KFX400 的套件,而除了搖臂外,其餘包含哈姆與煞車系統等等,都是從 KTM 而來,後輪為 4.25 x 18 搭配 150/70/18 倍耐力 MT90輪胎。

10_04_2017_Schlachtwerk_Kawasaki_W650_scrambler_tracker_Germany_Pipeburn_custom_bike_07.jpg

傳說中座椅下的的碳纖維鐵板。

在引擎的部分,Tommy 擴上 740套件,並將馬力提升到65匹,換上 K&N 空濾以及高階化油器,別忘了還有手工打造的二合一排氣管,同時也將引擎一些不必要拆除,像是啟動馬達等等,是的你沒聽錯,你必須學著像個男子漢給他踩發起來。

10_04_2017_Schlachtwerk_Kawasaki_W650_scrambler_tracker_Germany_Pipeburn_custom_bike_08.jpg

這計畫其實對 Tommy 來說是一大挑戰,光是要在德國找到 Kawasaki KFX400 的搖臂就非常的困難,他也花了很多時間在製造排氣管,讓他有規律焊接的外觀,不過他也提到很有趣的,真正難的部分是找到一個完美的角度來踩發,他認為這是他真正的挑戰,畢竟這可是他日常生活的代步工具。